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名将之约的体育(田径)教练博客

辞掉工作无偿当起了专业教练,慈祥的父亲变的凶神恶煞般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酷爱田径,壮志未酬的遗憾和隐痛,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忘和抚平。我辞去了工作,快乐而艰苦的培养孩子,这已经是我生活的全部。给我支持和力量吧!因为有时我也感到迷茫和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分享】张惠敏:8岁的马拉松  

2007-07-17 20:04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央视新闻频道《新闻会客厅》4月16日播出“张惠敏:8岁的马拉松”,以下是节目内容。

  李小萌:您好观众朋友,欢迎走进《新闻会客厅》。近几年在文艺和体育的领域,有一些年轻人的成功,很大程度上在挑战着传统的教育模式,在更大的程度上依赖于他们父母替他们所做的选择。今天我们就来认识一位决定着孩子命运的父亲,而他选择的路却是相当艰苦的马拉松项目。

 每天天刚蒙蒙亮,在海南省临高县的这条通往郊外的公路上,这对父女的身影总会准时出现。父亲当教练在前面骑车带跑,年幼的女儿就这样跟着父亲一跑就是几十里地。他们就是近段时间来引起人们广泛争议的“八岁马拉松”事件的当事人——张建民、张惠敏父女。

 这对父女引起人们关注是从今年1月1日的海口马拉松赛场上开始的,当时还有六天才8岁的张惠敏以年龄最小选手的身份参赛,然而令人惊讶的是,不足八岁的小惠敏不仅跑完了马拉松全程标准的42.195公里,还以3小时28分45秒的成绩跑完全程取得了女子组的第二名。

 而在此前的世界马拉松史上,只有一名9岁的印度男孩完成过全程跑,但在终点撞线时这名印度男孩几乎虚脱,而张惠敏这次不仅打破了最年轻的参赛选手记录,她跑完全程依然轻松自如的状态更是让人们惊叹不已。

 随后,8岁的张惠敏迅速被国内外多家媒体冠以长跑神童的称号。再以后,关于这对父女该不该这么早跑马拉松、关于父亲这样训练女儿是在培养还是在扼杀等等社会争议接踵而至。

 李小萌: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就是张建民和他八岁的小女孩张惠敏,小敏,欢迎你。小敏你告诉阿姨,你得的最好的成绩是什么?

 张惠敏:就是这个。

 李小萌:这是你的得奖证书是吗?

 张惠敏:对。

 李小萌:荣誉证书,看上面怎么写的。张惠敏同志,在2007年海口市第五届“极限长跑杯”马拉松42.195公里比赛中荣获女子组亚军,亚军是第几名?

 张惠敏:第二名。

 李小萌:第二名,完成的时间是四小时。

 张惠敏:三小时?

 李小萌:多少?

 张惠敏:三小时二十八分。

 李小萌:不是四小时啊。

 张惠敏:不是。

 李小萌:你记得这么清楚。

 张惠敏:四小时爸爸会打屁股的。

 李小萌:四小时爸爸真的会打屁股吗?

 张惠敏:对。

 李小萌:问问爸爸,她如果真的跑到四小时这个成绩你会打她屁股吗?

 张建民:不会的,顺其自然。

 李小萌:但是她这个42.195公里跑四个半小时不到这个成绩在你预料之内吗?

 张建民:这个在我预料之外,因为当时在家里给她训练的时候,前三天,也就是28号吧,我给她测了一下,那个时候一下跑了将近四小时四十七分多。

 李小萌:我发现你戴了一块特别漂亮的手表。

 张惠敏:这是在海口跑步奖励的。

 李小萌:这个表我看看,特好看,好多功能,以前没有这么好看的表吧,自己跑步得来的,特厉害。今天小敏还特别让我们化妆师给她获了一个红点在额头上,为什么喜欢画红点?

 张惠敏:因为哪吒脚上有个风火轮,滚得很快,因为我脚跑得快,所以我就要画点点。

 李小萌:你想变成哪吒是吗?

 张惠敏:对。

 李小萌:那哪吒的爸爸是谁呀?

 张惠敏:是铁塔李天王。

 李小萌:是托塔李天王,这个李天王手里托着一个铁塔,你爸爸手里有没有这个塔?

 张惠敏:没有,他的塔就是自行车。

 李小萌:特别聪明,她跟人交流特可爱。平常你们训练的时候,都是你在旁边骑自行车跟着她,也就是她跑的速度是你骑车的速度,你要跑着跟她已经跟不上了是吗?

 张建民:对,二十多公里以前我是陪她跑的,二十公里以后我就力不从心了,我就追不上她了,就开始慢慢地我就开始。

 张惠敏:我还说他小猪猪。

 李小萌:你说爸爸是小猪猪啊,为什么呀?

 张惠敏:他跑得太慢。

 张建民:谁慢谁就是小猪猪。

 李小萌:那是不是以前你跑得慢的时候你是小猪猪?

 张惠敏:谁在后头谁就是小猪猪。

 李小萌:所以你不愿意当小猪猪,你要当小哪吒。当海口的马拉松跑完之后,可不可以说小敏一下子就变成一个小名人了在当地?

 张建民:对,可以这么说了,当时她一到终点,成绩又那么好,而且到终点的时候她的拼劲还很足,这样整个新闻媒体,包括观众整个给她围起来了,给她紧张得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 李小萌:在我们这外人眼里看别说她拿这么好的成绩了,这样长的距离,一个八岁的孩子能跑下来,都是一个奇迹。您觉得是奇迹吗?

 张建民:我觉得也不是什么奇迹,就是事在人为,只要你有这个恒心,有这个毅力,从小慢慢一步一步地,踏踏实实地,不要放弃追求,就能够达到,她也不是说一下子就跑这么多,她从三岁零八个月的时候就开始,也可以说已经能跑动就开始,慢慢从三百米、五百米、八百米一点点加上来的。

 李小萌:三岁零八个月的孩子就跟着你慢跑啊?

 张建民:对,一开始的时候,三岁的时候她就跑不动,能跑起来必须要四岁,三岁半就跑得不明显,跑得歪歪倒倒的,真正的能跑起来,没有四岁跑不动的。

 李小萌:从一开始小敏就没有表现出不喜欢?

 张建民:一开始头一个星期,有一点不大喜欢,哭哭啼啼的,特别是刮一点风,因为她开始跑的时候,是从8月底,到9月份有一点冷,虽然说海南比较凉爽,但是早上起来到十几度的时候出来也有一点不大适应,有一点懒,但是讲讲不要当小懒猪什么的,就跟着慢慢又跑起来了。

 李小萌:我问问她,小敏,早上起来,尤其是深更半夜的时候,是跑步好还是睡觉好?

 张惠敏:跑步好。

 李小萌:为什么?

 张惠敏:因为有爸爸讲故事给我,还能听到国歌。

 李小萌:跑步的时候爸爸能给你讲什么故事?

 张惠敏:小兔子、猫和老鼠,好多好多,还有 西游记呢,还有哪吒。

 李小萌:您是为了让她对跑步有兴趣,专门准备了这些故事吗?

 张建民:也是顺其自然。

 张惠敏:是我叫的爸爸讲的。

 李小萌:如果不讲故事,还能跑下来吗?

 张惠敏:不讲故事就听国歌。

 李小萌:听国歌也行。你告诉我,跑步的时候你都在想什么?你会想吗?

 张惠敏:想什么。

 李小萌:什么都不想?

 张惠敏:不想。

 李小萌:必须得有爸爸陪着才行呢,如果爸爸不陪呢?

 张惠敏:我不敢跑。

 李小萌:不敢跑,跑步有没有觉得累的时候?

 张惠敏:没有。

 李小萌:没有?

 张惠敏:没有。

 李小萌:不会吧?跑几十公里下来不累吗?

 张建民:基本上对她可以说没有什么疲劳和累的感觉。

 李小萌:是不是因为小孩不懂得什么叫累?

 张建民:不是不懂,而是启发式,顺其自然,就是鼓励和启发为主,不给她高压,一定要跑多少,每一天加的量也是,跟她商量来的,怎么样,还能不能加,说能,能就继续加。有的时候说,我不想跑了,不想跑咱就调转头回去。

 现在张惠敏每天的作息时间是,凌晨两点起床,而这个时候,他们所居住的临高县里夜生活还没有结束,但张惠敏和父亲已经开始了又一个马拉松。为了女儿每天两点能够按时起床,张建民父女每晚9点都会按时上床睡觉,加上中午午休的两个小时,张惠敏每天的睡眠时间在7小时左右。

 李小萌:为什么你们选择了大半夜训练的方式?

 张建民:因为与她上学有关,不管怎么样她还小,要以上学为主,只有挤睡眠这段时间了,如果慢慢这个量也是从原来六点到五点半、五点、四点、四点半,距离越长,她用的时间越多,刚刚跑完马拉松的时候,她要将近用到五个小时零十分钟,不提前五个小时起床,就没有办法在七点钟上学。

 李小萌:如果一点钟起床,跑步跑上几个小时,八点上课的时候,孩子什么样的精神状态,不困吗?

 张建民:她是慢慢地加上来的。

 张惠敏:有的时候困,有时候不困。

 张惠敏:不,也要打起精神。

 张建民:习惯了。

 李小萌:特困的时候怎么打起精神来?

 张惠敏:爸爸每天都给我带牛肉干,我就偷吃牛肉干。

 李小萌:就不困啦?

 张惠敏:对,因为爸爸说吃牛肉干可以打起精神。

 李小萌:爸爸说的话都是特别对的话,是吗?

 张惠敏:对。

 李小萌:凡是爸爸说的你都听吗?

 张惠敏:对。

 李小萌:你跟我讲讲每天训练的时候必须带的东西都有什么?

 张惠敏:有牛肉干,还有一些小食品,还有奶,奶是给我补充能量的。

 李小萌:这个奶是爸爸做的特制奶是吧。

 张建民:对,还要加鸡蛋。四个鸡蛋,四个鸡蛋要先用开水冲,冲好以后,保一会儿温,等三五分钟以后,冷下来了,到六十度左右的时候,再把这些 蜂蜜、奶粉加到里头去,保存这个营养成分。

 李小萌:这是您发明的吗?

 张建民:这个也不是我发明的,反正就看看这些食物。

 李小萌:你怎么知道四个鸡蛋是合适的,我听说一个成年人一天一个鸡蛋都已经可以了。

 张建民:对,两个就够了,但是来讲她这个运动量大,一般的成年人你未必有她这个运动量大,也就开始从一个加到两个,从两个加到四个,是慢慢地,什么都是慢慢加上来的,一开始的时候也就是一个,四百毫升她就喝不完,后来运动量越来越大,就给她越加越多了,不管怎么样,能吃下去就行。

 李小萌:小敏,爸爸给你特制的补品,四个鸡蛋又加蜂蜜这个东西好喝吗?

 张惠敏:好喝。

 李小萌:好喝,天天喝都喝不腻吗?

 张建民:这段时间有点腻了。

 张惠敏:他加那些苦药不好喝。有人送了那个不好喝,苦苦的。

 李小萌:这些苦的东西对身体有好处。

 张惠敏:可我不喜欢喝。

 李小萌:我发现您不太怎么束缚她,你看她在这儿折腾,您都不太管她,这是你的教育理念吗?

 张惠敏:他在家管我最严。

 李小萌:真的,比今天管得严吗?

 张惠敏:对,有人的时候他管我不严,让我自由。

 李小萌:爸爸是这么两面派吗?

 张建民:平时我们定好,跑步、训练和学习听我的。

 张惠敏:跑步学习都听他的,其它的都听我的。

 张建民:其它的都听她的。

 李小萌:是这样吗?

 张惠敏:对。

 父亲张建民年轻的时候就是个体育迷,也从事过业余的长跑训练,对于张建民来说长跑是他的长期爱好,也是廉价的娱乐。在这个单亲家庭中,父女俩的晨跑在最初其实也是相互慰藉的过程。随着女儿长跑潜力的不断显现,张健民对女儿的训练强度逐渐加大,现在张惠敏每天的训练强度都相当于跑一个马拉松。对于失业在家的张建民来说,他现在已经将全部的经历都投入到了对女儿的训练当中。

 然而在女儿出名后,许多的媒体对张建民对女儿训练的方法甚至出发点发出了质疑,比如:把家长的意愿强加给女儿等等,那么这些质疑究竟有没有道理,张建民又是如何面对这些质疑的声音呢。

 李小萌:其实很多人都在关注你们这件事儿,也有不少人提出了一些疑问,可能更多的人也在想。

 张建民:谴责。

 李小萌:您听到的谴责。

 张建民:我这个父亲做得不称职,太暴君了,法西斯。

 李小萌:对小孩太残忍了。

 张建民:对。这个也是好多好多人关注的问题,实际上他并不理解我们,他好像认为那么大的,对于她抱着特别特别大的希望,非要如何如何,实际上不是的,我们的出发点一开始也是锻炼身体,也就是个锻炼身体,她有这个潜力、天赋,所以就很及时,你既然喜欢,咱就陪你。

 李小萌:如果仅仅是满足孩子一个兴趣,完全不用做得这么极端。

 张建民:现在既然已经做了,就是说做了,咱就要做好、做强,开始就想到专业的,专业搞体育,也不是什么不可以,我平时说的话,什么事情也有可能也有不可能,不要抱多大的希望,但是你也不能不去希望,那就是顺其自然了。

 李小萌:您抱的最大的希望,最好的结果是什么?

 张建民:最好的就是搞体育的顶峰,那就是奥运会,能在十年以后正好也是她出成绩的时候,也就是十八岁,能参加2016年的奥运会。

 李小萌:希望能参加奥运会。

 李小萌:那她的跑步会不会影响她的学习?

 张建民:基本上不会影响,上学的时间一定要保证。 她的锻炼都是顺其自然,让她自己来选择的,她希望我们也是这样做,所以说她的希望我们已经在慢慢做。

 李小萌:但是我觉得很难区分您是在寻找她真正的爱好是什么,还是在引导她去爱好什么?

 张建民:现在就是说在完成她的爱好,在她的基础上,我来给她送上一段,我来给她保驾护航,这个选择确确实实都是出于我意料之外的,因为她从我这个记录中都能看出来,一开始2006年年初,因为狗咬了一次,四十五天没有跑,从十三公里到去年年初4月份六公里起跑,她这个计划我是准备给她五年的时间,跑完这个马拉松全程的,是一点点加上去的,结果她用四个月的时间完成了我五年的计划,这个时候我才突然发现她是个天才,既然你有这个天赋,做父亲的已经发现了,不是说别的,现在可以对她说,是倾家荡产培养她,我的经济不是太好。

 李小萌:小敏快看爸爸怎么了,怎么了?你哄哄他。为什么说到这儿,您激动了呢?是因为别人质疑的时候,不赞成的时候,您觉得委屈?

 张建民:因为我感觉到我没有力量培养她,培养一个人才是很不容易的,思想、环境条件、经济基础,曾经有一个将近一年二百万培养两个儿子,还是个未知数,反过来说,他们能不能有像她这样,能够吃这么大的苦,她自己要吃,作为一个父亲,我的经济,我的训练条件,能不能给她达到,她有这个天赋,而我没有这个能力,所以说我感觉到我对不起她,我现在唯一的就是给她当好保姆,尽量培养她,尽我最大的努力,现在可以说我们搞这项活动,全部是媒体,全部是好心人帮助我们的,我和她说的,我说一定要对得起大家,我们现在就是靠的是大家的施舍,我没有这个能力,我不是个好父亲。所以说一说到这些,我很惭愧。

 李小萌:您担心自己能力有限,反而会耽误了孩子。另外其实还有一个问题,现在对小敏怎么样训练,这一套方法都是您自己琢磨出来的,现在如果有专业的教练义务地给您做一个咨询,您愿意向他问一些问题吗?

 张建民:愿意,因为这方面的知识还是难得的,特别是那些优秀的教练,他在训练的过程中有丰富的大量的经验。

 李小萌:好,那我们就请一位专业的长跑教练曹振水教练。演播室回来,我们请到清华大学中长跑队教练曹振水,曹教练,欢迎您。我知道您的学生带出来成绩最好的已经是获得了参加2008年奥运会资格了,对于小敏他们父女俩的故事,您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

 曹振水:应该是今年吧,今年我看了一些报道,包括报纸上、新闻上,包括网上,我有时候看到她,首先对他们父女俩比较敬佩,能够从这么小的年龄,坚持一贯地两点多钟训练。

 李小萌:您敬佩的是敬佩的她这个毅力是吗?

 曹振水:毅力、精神。但是这个方法妥不妥,我们有待沟通吧,毕竟我搞了这么多年中长跑了,一个是当了十几年的运动员,现在又当了十八九年的教练员了。做一些我自己的见解,或者谈谈我自己的体会。第一点,刚才张师傅谈了,首先锻炼身体,根据我自己的知识,这么小的年龄,如果说从事这么大量和负荷量,对身体不仅仅没好处,并且负面的太多了。

 李小萌:会有什么影响?

 曹振水:比如说首先小孩还没有发育,对骨骼、关节、肌肉、呼吸系统,包括心肺都会带来很多负面的东西,比如说骨骼,比较软,钙化很少,时间长了会产生骨裂或者疲劳性骨折,鼓膜炎,包括关节,她的关节很软,软骨,这么大量地跑,时间长了对关节的损伤,将来时间长了会慢慢能够体会到的。

 李小萌:老张现在心里肯定在想,我们已经跑了四年了,孩子好好的。

 曹振水:这个问题经常是这样,包括我的运动员,年龄小的时候,因为他速度达不到,力量达不到,随着他力量,比如说体重增加,疲劳的积累,将来就会出现这个问题,这些都是我经历到的,包括对肌肉,她经常跑这么大量地运动,会越来越僵硬。对心脏,咱们都知道,这么小的年龄,经常跑会形成心脏肥大,中长跑运动员一般都容易这样,脉搏比较低,运动员心脏比较大,但是成年以后,一般是可逆的,比如停训以后,保持锻炼,有很多人又恢复了,但是小孩不一样,我认为是这样了。

 李小萌:不可逆了您觉得?

 曹振水:可逆,或者有一些可逆,但是因为她正是生长的时候,可逆性没有成年以后大。

 李小萌:另外他们现在凌晨一两点钟起来训练,对于八岁的孩子您觉得会有什么影响?

 曹振水:肯定不好,有一个常识,咱们都知道,一个人主要的激素分泌都是在凌晨一两点钟,包括生长激素,分泌最旺盛的就是这个时间,这时候起来,势必要影响她的分泌激素,这样对她将来长身体、身高等等,会带来很多负面的东西。

 李小萌:以前也曾经有教练可能跟老张提过这样的建议,但是他当时回答说你们这些都是理论,并没有实践证明过,你是不是这么讲的?

 张建民:对,我有这个想法。

 曹振水:这点有人说过吗?就是说生长激素这个,我不知道有人给你提过这个没有?

 张建民:这个倒没有提,他意思就是说骨骼的磨损什么的。

 李小萌:你认为都是纸上谈兵是吗?

 张建民:就是我平常说的,不能不信,也不能全信。

 李小萌:你现在是完全不信我觉得。

 张建民:不,我就是说顺其自然,要慢慢掌握,要随时观察,要有一段时间才能来验证,这些理论我也总结了好多,我也是搞技术的,所以对于这些专业理论。

 曹振水:技术不一样,你搞的可能是统计,跟体育不一样,但是我跟你说一句话,曾经有一个日本的马拉松运动员,很优秀的运动员,曾经获得北京国际马拉松冠军,他退役的时候说了一句话,他说我就是一部很优秀的汽车我也该报废了,很多都是最终一身伤病。

 张建民:对,搞体育的,没有不受伤的。

 曹振水:你现在小孩刚开始,有可能还没表现出来。比如骨裂、疲劳性骨折,这种伤都是对她有可能有些伤是一辈子受影响的。

 李小萌:现在刚才父女俩都说了,他们想目标是2016年的奥运会,有没有必要从现在就开始做准备?

 曹振水:我认为没必要,我应该说比较肯定的,为什么呢?这个道理我在这里也阐述一下,第一点,这个小孩所有的心肺、内脏,包括肌肉、骨骼都没有发育。另外从训练角度来讲,也不合适,第一,大量地跑势必要影响她的速度,第二点就是对她的技术,我也看她跑步了,有的横着摆,重心在后边,这两点有可能将来达到高水平以后都是很制约的。我们原先也搞一个论文,一个研究,中长跑,包括马拉松,提高幅度,叫耐力系数,比如你的马拉松平均成绩是多少,你跑一百米,你看最好成绩是多少,这两个差,差值越小,提高的难度越大,速度越差,差值肯定就越小了。所以说我认为现在这个年龄还是应该以玩、协调、灵敏为主,因为每个技能都有一个最佳发展时期。

 李小萌:就是拿马拉松来说。

 曹振水:马拉松是一个成年项目,很多世界选手,别说这么小,都是说从十五六岁、十三四岁先比长跑、中长跑,八百米、一千五百米、五千米、一万米,先提高速度,到了成年以后,最近一个非洲人叫什么名,三十岁改成中长跑,拿到世界冠军。

 李小萌:那现在我们就可以什么都不做了是吗?

 曹振水:不是,可以做,现在就是以比如协调、柔韧、爆发力、兴趣。

 李小萌:刚才老张是含着泪说孩子有这个天分,我如果不把条件给她准备齐了,我对不住孩子。八岁能不能看出一个孩子有中长跑、马拉松的这种潜质?

 曹振水:很难,现在我在清华应该从初一开始招生,大的到研究生、博士生,最小的到初一,初一属于十三四岁这么个年龄,十三四岁我都不敢看准,一般到十五六岁,我看小孩比较瘦弱,应该还是一个料,就算她是一个富金矿吧,我就说一个矿,富金矿,你怎么开采她,你不能滥开滥采,你应该是找一个职业的开采专家评判一下,怎么开采更好一些,要不然你会浪费很多的,你会浪费她的天才,所以这些也是我的一个忠告。

 李小萌:曹教练是给了一些挺中肯的意见,不知道老张你听了之后你接受多少?

 张建民:基本上说的很诚恳,也说到我心眼里去了。

 李小萌:可是他说现在没有必要训练了。就是大剂量的,半夜三更起来的。

 张建民:对,他意思来讲,要练她的协调性,

 李小萌:那你回去以后会停止夜里起来跑步吗?

 张建民:那个也不会,改变内容,适当地。

 李小萌:夜里如果起床,刚才曹教练讲了,长身体。

 张建民:那个以后也就是要慢慢地缩短了,睡眠的时间还是要越来越长。

 李小萌:而且曹教练说从十四五岁再开始训练都来得及。

 曹振水:毕竟我在这里说,我可以招初中的,将来如果咱们小孩有这个愿望,够这个条件,可以招到清华附中中长跑队。

 李小萌:真的,这可是很重要的一个大承诺。

 曹振水:这个承诺是要够我的基本条件。

 张建民:说你的基本条件是什么?

 曹振水:我不招马拉松。

 张建民:一千五百米还是八百米是什么样的成绩?

 曹振水:我们一般的比如初中最少是二级以上,在北京具备我们感觉是前三名的水平,全国招生。

 张建民:他的成绩是大约多少时间,比如说八百还是一千五百米。

 曹振水:一千五现在应该在四分三十多这么个概念。

 李小萌:完了,你给了这个标准以后,回去之后主要练速度了。

 曹振水:我给他这个目标,并且她将来会受益匪浅,为什么?最终将来决定的是速度。

 李小萌:好,老张今天我们听教练讲了不少,你回去准备坚持的是占多大比例,准备改变的占多大比例?

 张建民:四六开吧。

 李小萌:哪个是四,哪个是六?

 张建民:我坚持的是六,改的有四。

  李小萌:这四包括什么呢?

 张建民:这方面要纠正她的动作,我以前有一个不正确的,她的动作稍微等一下,等她成熟一点再来慢慢纠正,后面是提高成绩,前面是提高素质、耐力,现在该变换过来了。

 李小萌:我想老张今天还是有收获,回去之后有你的坚持,有你的改变,但是我想一定要区分开什么是孩子的需求,什么是大人自己的需求,真正为孩子着想,好吗?谢谢你们。谢谢教练。谢谢小敏。

 来源:CCTV.com     名将之约整理推荐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